湖里區網評員文章:勿使家人有居官之樂
2019-10-23 09:49來源:湖里區融媒體中心

  清人汪輝祖在《學治臆說》中有一則官箴頗有深意:“勿使家人有居官之樂… …故居官時,須使宅門以內仍與家居無異,女紅中饋不改寒素家風,則家人無戀于一官。”

  家是為官者最近身的地方,也是最容易滋生特權、產生腐敗的地方。元代張養浩曾言:“居官所以不能清白者,率由家人喜奢好侈使然也。”居官不廉的背后,往往與居家不正、治家不嚴有著直接的聯系。“勿使家人有居官之樂”,正是對為官者的“身邊人”提出了要求,不僅為官者要不戀官、不為貪,還應從嚴治家,要求家人不改寒素家風,不變行事作風,不享“居官之樂”,做到“無戀于一官”。

  翻看清末官場史料,“居官之樂”不可貪的歷史教訓言猶在耳。據史料記載,清人外出做官,往往有親屬隨任或前來投靠,其中有不少人被委以職務,如掌筆墨案牘、管理倉庫等。這些官員的“身邊人”雖無正式官職,但享受著“居官之樂”,在衙門中的威勢卻不小,清代剛毅所著的《牧令須知》中是這樣形容他們的,“在家鄉,畏官人;在署中,管官人,猶之乎以羊將狼。”汪輝祖亦對當時任用官親的弊端深有體會:“任以筆墨則售承行,鬻差票;任以案牘則通賄賂,變是非;任以倉庫則輕出重入,西掩東挪,弊難枚舉。”官親弄權之害,正如餓狼之禍,給清末官場帶來了極其惡劣的影響。

  與此相反,若“家人無戀于一官”,“居家”正與“居官”廉則相輔相成。晉朝名將陶侃出身貧寒,年輕時任潯陽縣吏,有次他利用職務之便托人送給母親一壇官府的腌魚,陶母原封不動將腌魚送回,并附上書信責問陶侃:“爾為吏,以官物遺我,非唯不能益我,乃以增吾憂矣。”陶母不享“居官之樂”,一壇腌魚雖小,卻成就了日后一代清廉名將。

  反觀當下,仍有不少官員在重蹈治家不嚴的歷史覆轍,父子上陣、夫妻聯手、兄弟串通共同斂財,“全家腐”的落馬官員時常見諸報端,某位落馬官員在懺悔書中坦言:“我的家庭狀況,也為我走向違法犯罪起到了推波助勢的作用。”也有貪官怪罪家人:“冰冷的手銬有我一半,也有妻子一半。”殊不知,居家不正,家人貪圖“居官之樂”,為官者又如何能做到獨善其身?

  “居家”與“居官”,家風與官風,既相互影響,又密不可分。作風清廉的黨員領導干部,在“居家”方面,也定能夠做到“勿使家人有居官之樂”。老一輩革命家張聞天一生無論身居何位,從不讓家人“沾光”,上世紀50年代,知識青年開始上山下鄉,張聞天動員剛從中學畢業的兒子張虹生響應黨中央號召,到天津茶淀農場鍛煉。兩年后,張虹生獲準回到北京考大學。因離校時間已久,張虹生對外語沒有把握,希望擔任外交部副部長的父親給直接分管的外交學院打個招呼,張聞天一口回絕:“你有本事上就上,沒本事就別上。”最后,張虹生憑自己的本事考上了北京師范學院。革命先輩“勿使家人有居官之樂”的治家之道,時至今日仍是我們學習的典范。

  唐代詩人白居易一生為官清明,曾以一首《贈內》教育妻子安貧守己,勤儉持家,其中這樣寫道:“人生未死間,不能忘其身。所須者衣食,不過飽與溫。蔬食足充饑,何必膏粱珍。繒絮足御寒,何必錦繡文。君家有貽訓,清白遺子孫。我亦貞苦士,與君新結婚。庶保貧與素,偕老同欣欣。”“居官之樂”不可貪,安貧樂道方心安,這其中道理值得每位為官者及其“身邊人”細細領會。

  ( 湖里區紀委監委 藍雅婷)

展開閱讀全文

責任編輯:尤婷婷,衷文瓏

相關新聞
青海快三开奖结果昨天晚上